热搜第一!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所在三甲医院“塌方式腐败”

原创 PC4f5X  2021-04-12 14:12 

原标题:热搜第一!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所在三甲医院“塌方式腐败”,当地回应:已介入调查 

近日,山西一男子自称某三甲医院医生曝光自己10多年收回扣50多万,视频一出,立刻冲上热搜第一。

视频中,男子身穿医生白大褂,自称是山西省大同市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从进入医生行业以来,已经十多年了。在此期间,他参与收受医疗回扣,涉及金额大概有50多万。

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定痛改前非,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彻查。并表示,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做一名医生,“希望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01

大同卫健委回应

针对“山西三甲医院医生自曝收回扣50多万”一事,当地4月11日回应:大同市卫健委高度重视,依据相关行业管理规定,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医疗回扣问题。已于4月10日当天派驻工作组介入调查,对违反管理规定的行为,一经查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02

事件回顾:“自曝”究竟曝了些啥?

4月10日,山西大同,一男子自称是省内最大三甲医院医生,从医的十几年间已收受医疗回扣50多万,恳请相关部门彻查,视频一经曝光,瞬间引发舆论关注。

据男子自曝称,自己姓丰,1980年出生,今年41岁,是山西大同最大三甲医院的执业医师,丰某相关证书上显示,其为呼吸内科的中级医师。

丰某说,他从事医疗行业十几年,在此期间参与收受医疗回扣,保守估计也要在50万元以上,现在想痛改前非,恳请有关部门彻查。他还称,“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和我的同事、主任、副院、正院基本都在参与这个事情,还包括药师。是塌方式的、全员参与的。”

视频中他表示,如果将来还能继续做医生,必定会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行医,“远离回扣,拒绝红包。”

另外一段视频中,丰某表示,他所反映的医疗回扣问题,现已成立专案调查小组,期待有个公开、公正的结果。但此视频发布时间,早于上述视频发布时间。

03

院方回应:他性格偏激,被公安拘留过

10日上午,记者联系到该医院宣传部部长,林部长表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此人性格偏激,当地纪委也曾介入,他还被公安拘留过……

可是当记者问道:“那他现在还在医院上班是吗?”林部长则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男子本人则回应:“目前仍在上班,但没有接诊,因此事遭到医院的打击报复,材料18年就递交给了纪委,一直在调查。”

针对宣传科人员的说法,丰说:“我是一名医生,和林主任没什么交集,不知道性格偏激这一结论如何得出,我是提着棒子打人了?还是滥用职权滥用公章作伪供伪证了?但是我知道做人的底线是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实实在在,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我在一起窝案中收受医疗回扣,恳请相关部门彻查……”大有誓不罢休的决心。

由于视频只是丰某的个人爆料,是否属实还有待调查,故一切消息均以调查通报为准。

而从丰的社交平台主页可以看到,他的确曾多次发视频自曝收回扣。

目前,事情还在进一步发酵中,暂时没有最终定论。

04

万宁一医生曾举报自己开药吃回扣

无独有偶,2019年,万宁一医生曾举报自己开药吃回扣,“每月至少拿1000元,院里很多医生都这么干”。

回扣通过什么方式给医生?药商又如何拿到医生的开药信息?

“虽然现在取消了药品加成,但在医院里,医生开药拿回扣的现象却并没有消失。”日前,万宁和乐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华生(化名)向本报反映,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很多医生存在收受药商回扣的情况,卫生院管理层却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甚至有可能也参与其中。

昨日,记者前往该院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未听说有医生拿回扣的情况,也并未听说有医生私自与药商接触。目前,万宁市卫健委已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

卫生院医生曝“内幕”:“回扣按药物金额10%-15%给医生”

记者在华生提供的举报信中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据知,门诊部一些医生的业务量大,如一个月看病开出10万元的药物量,即可获得15000元的药品回扣金额,即按药物的10%-15%回扣分配给医生。”

“这张是去年6月份的回扣单,单子的金额是98元;这张是去年7月份的回扣单,单子金额是187元。”5月16日,万宁和乐中心卫生院在职医生华生报料称,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一直存在医生收受药商回扣的情况。除了实名举报信,华生还称已留下“证据”——他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清单。

记者看到,华生提供的回扣清单一共5张,均为表格。其中两张单子上有他的名字,另外三张单子则没有。“这两张清单是2018年的,分别是6月和7月的。”华生告诉记者。

记者留意到,这些表格记录的是一些药品名称、数量等。华生指着其中一张解释:“第一列是药品名称,比如这款‘小儿宝泰康(基药)’,给患者开一盒这样的药,医生就能拿5元的回扣,也就是表格第二列的数字‘5’,第三列的数字2则代表数量。去年6月份,这种药我开了两盒,按照5元/盒的标准,我可以拿到10元的回扣,也就是最后一列的数字10。”

“这款‘活血止痛胶囊’,第二列数字4代表提成标准是4元/盒,第三列数字7代表这个月总共开了7盒,第四列数字28就是当月拿到的回扣28元。”华生向记者一一举例。

“我开药少,平均每月拿千元回扣”

华生说,虽然这张2018年6月份的清单显示的回扣金额只有98元,同年7月份清单是187元,但他每个月获得的药品回扣总额不止于此。

“卫生院内药品很多,对应的药商也很多,每个药商都有单独的单子,钱也是单独结算的,每一张单子对应的只是一家药商。”华生告诉记者,平均下来,他每个月通过开药能拿到的回扣在1000元左右,而之前没取消药品加成时还要更多一些,“不过,现在开药多的医生,每个月也能拿到不少,我这个不算多。”

那回扣通过什么方式给医生?

药商又如何拿到医生的开药信息?

“药商与药房结算,药房再用信封装现金发给医生”

“很简单,我们医生开完药,患者都要去卫生院的中心药房拿药,药商正是从中心药房拿到相关信息,再根据这些信息发放回扣。

药商的回扣也不是直接给到医生,而是每个月根据药房提供的清单结算,然后由药房把现金、清单装进信封发给医生。”华生透露,据他了解,因为提供了医生开药的信息,药房工作人员也能从药商那拿到相应的“报酬”。

在举报信中华生还称,去年9月份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和乐中心卫生院中心药房内的几名工作人员还曾与药房负责人发生过争执。

“医生收受药商回扣,卫生院管理层是知情的,却视而不见。我之所以举报这件事,是为了净化卫生院的行医环境。”

卫生院院长:将调查此事,“明文禁止收回扣,要求开药不能超三天的量”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万宁和乐中心卫生院。该院的“医生简介”显示,华生确实是该院的医生。对于“有医生拿药商回扣”一事,该院院长唐某表示,他没有听说过此事,也没有听说有医生私自与药商接触。

“这个是明文规定的,医生不准拿药品回扣,也不准与医药代表有私下的交易和联系。”唐某介绍,因为一些医院存在过度治疗的情况,医生开大处方,给病人一次开很多药,“所以我明确要求,药品数量不能一次性开超过三天的量。

一年前,我们医院平均每个门诊处方药的价格是80元,现已经控制在71元。药品销售收入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也从之前的75%下降到了65%。”

在药品采购方面,唐某介绍,医院采取“政府招标网上采购”的方式,药品都是由医院的采购办在网上采购,采取“两票制”,即厂家开一张发票送到供应商,供应商再开一张发票给医院,以减少药品在流通环节中的加价。

唐某表示,下一步他会在医院内进行调查,如果发现存在医生拿药品回扣等违规行为,将严肃处理。

万宁市卫健委:收到举报材料

记者也就此事到万宁市卫健委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收到了关于此事的举报。

“4月初的时候,万宁市纪委接到这个举报,然后转到我们这边,让我们调查处理。”该负责人说,他们所掌握的举报材料跟记者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

该负责人表示,由于近期一直在准备国家卫生城市的考核工作,所以调查工作目前尚未正式开始,“我已经抽调人手成立了专门针对此事的调查组,近期准备开展调查工作。”

05

收回扣为何频频出现?

事实上,此次事件并非个例,医药回扣现象时有发生。去年,贵州两名医务人员就因收取药品回扣而受党纪处分;青岛一名三甲医院医生在履职过程中,接受多家药品销售代理商赠送的财物,帮助代理商将药品进入到其所在医院销售,先后接受贿赂共计80000元。

医药行业的腐败,主要表现为从药品研发的临床试验腐败与数据造假,到申报注册环节的腐败,生产环节的监管腐败,流通环节的腐败,再到药品终端环节,采购、店员提成、医生大处方大检查及过度医疗的腐败。这是整个产业链的腐败行为,是系统性疾病,很难治。

而医药行业腐败与其他行业的腐败最大的不同是,药品是特殊商品,医学与诊疗知识又是极其专业的知识领域,在消费药品过程中存在极度的信息不对称性——医生、患者、家属、支付方(买单者)之间的不对称性,和决策者、受益者、买单者的不对称性。而医药消费场所又是一个相对垄断的交易场所——医院药房、药店,这样一来,必然更容易滋生腐败。

全国只有四百多万医生,几万家医院,大医院更少,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医生有决策权,而病人及家属作为消费者又无决策能力,买单者要么是病人要么是医保,不由决策者承担,再加上药品的高毛利,这就导致了医药行业的腐败变得更加猖獗与普遍,点多面广。

我们所熟知的医药回扣一词,如果将主语切换为医药企业,则为带金销售,指药企为刺激药品零售终端销售所采用的促进方式(通俗说就是销售提成),也指给客户非法的现金利益,作为其给予生意的回报。

医生开处方药时,基本都会从药品生产厂家得到好处,多开多得,而医药厂家和医药代表的收入也取决于此。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收受回扣、带金销售的现象呢?其实有一批药,属于耗资巨大又没有明确疗效的所谓神药、辅助用药。这些药可能确实有一定效果,但投入产出比很低,患者无法获益。

因此这类产品为了增加销量和销售额,只能通过回扣的模式销售。也就是说,这类产品的处方销售只能给医生利益驱动,通过回扣、红包的方式,人为扩大产品的适应症范围,增加使用和销量。

除此之外,医药耗材、不必要的检验检测费用等,都是“带金销售”的高发地带。

甚至龙头药企被曝光的行贿案例也不少:去年,恒瑞医药子公司新晨医药曝出“行贿门”,其旗下销售经理以300多万元贿赂某个医院的麻醉师。而早在2014年,恒瑞制药员工就涉嫌贿赂陕西某医院的主任;2019年盐城分公司销售员以2.8万贿赂某医院院长。吃回扣的行为,损害的是大众的利益,这部分回扣都会算进药物价格里。

06

多方组合拳治理

近年来,多方组合拳都在频繁出击治理收回扣的行为,“医疗反腐”被频频点名。

1月2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在中纪委部署2021年的任务中,纳入了持续纠治教育医疗、养老社保、生态环保、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执法司法等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完善民生领域损害群众利益问题治理机制等。

同日,财政部发布文章《财政部山东监管局:谋篇布局明方向会计监督著新章》,对未来的财会监督工作进一步明确了方向。其中提到,建立完善在鲁中央企业、地方重点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等对社会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公众利益实体日常监管机制,加快会计监督对象基础数据库的建设。

毋庸置疑,查账的核心,对于上市药企来说,销售费用是难以绕过的障碍。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涉及医药贿赂的案件已达数千起,这些案件往往涉及药企、医药代表和医生。国家对于医疗腐败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决心越来越强。

除此之外在医药领域,不断推行带量采购也一定程度上杜绝了“带金销售”。带量采购,就是在招标公告中公示所需采购量,投标过程中除了要考虑价格,还要考虑能否承担起相应的生产能量。

药品招标采购在我国已有近20年历史,但是既往招标采购中还是存在一些弊端。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指导中心专家组组长章明此前表示,主要是量价脱钩,以往的招标采购中普遍只招价格、不带量,企业缺乏销售预期,药品价格难以明显下降。对此,国家出台了4+7带量采购政策。

2018年11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正式通过,确定将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和广州、深圳、西安、大连、成都、厦门7个城市进行带量采购,涉及31个指定规格的采购品种。2019年1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介绍说,11个试点城市已于4月1日全面启动,截至14日24点,25个中选品种在11个试点地区采购总量达到了4.38亿片支,总金额5.33亿元,完成约定采购总量的27.31%。“4+7”中标地区用的中标药品总体平均降幅52%,单个药品有些降幅达到了96%,而非试点地区的价格就没有降下来,说明确实存在药价虚高。

2019年9月,带量采购全国扩围。2019年12月10日,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做好当前药品价格管理工作的意见》,明确深化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制度改革,坚持“带量采购、量价挂钩、招采合一”的方向,促使药品价格回归合理水平。

经过近两年的尝试,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全国所有省、市都参与到带量采购当中。根据2020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2020年,全国通过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网采订单总金额初步统计为9312亿元,比2019年下降601亿元。其中,西药(化学药品及生物制品)7521亿元,中成药1791亿元,分别比2019年下降594亿元和7亿元。

来源:21新健康(记者唐唯珂 陈立)、上观新闻、西安商报漩涡视频、大同市卫健委、漩涡视频、海南特区报

本文地址:http://www.hrbhcdq.cn/2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